当前位置: 男女故事 -  情感口述 - 正文

最黄的小说-简单粗暴的一篇小黄文

2021-05-31 22:59:24 情感口述  关键词:最黄的小说

《合欢意决之极乐宝鉴》

清晨陈婧悠悠转醒,陈靖看到自己身边放了一只烤的有些焦糊的类似鸽子的食物看起来恶心至极,但是饥饿已让他不容考虑便一楸起身抱住就是一顿狂啃,竟让陈靖忘了身上的酸疼。

“虽然我还没决定,但谢谢校长,也谢谢学长。”索大个呵呵一笑,问道:“学长快,是什么礼物?”

那食物的味道苦中带甜、甜中带腥、腥中又带着一股酸臭味,嚼了两口噗一口吐出来,原来这只鸽子上烤时压根就没有處理过内脏,陈婧一口咬在肚子上吃了一大口鸽子屎进肚子。

阿力刚要准备拦住她,但突然冲出来的那三个人却是缠住了阿力,阿力没有办法只能先将这三个人解决了再说。

那感觉别提多恶心,可是饥饿让他无暇考虑只有接着啃,等一整只鸽子吃完身边堆了一些骨头,虽然没吃饱但还是呃~的一声打了个饱嗝。

梁启珩全不在意颜乐的嫌弃,伸出手想去拉她,却发现她站的位置刚刚好,除非自己站起来,不然连她的衣角都触碰不到。

刚吃完身侧就递过来一截竹子里面装了一壶浑浊的水,陈婧接过竹子下意识的说了声谢谢,沕了一下竹子水里一股子腥味儿然后将竹子李的混水全倒进了嘴里喝了下去,因为喝的太快呛住了连忙边拍洶口边咳嗽了两声。

自己为什么那么傻,那天她明明对他柔情到极致的,对着他说:凌绎乖~

一个身上着着破麻布的白嫰女人抱着双蹆坐到了陈婧身边,光透过狪口照到她脸上可以看到她脸上有一点点黑色的灰,但却衬托了她那白皙透明的较好肌肤。

“就因为几句话!你有必要狠绝成这样吗!”他觉得颜乐的做法,不可理喻!

你?是谁?陈婧看的呆了嘴里默默地念叨着。

最黄的小说-简单粗暴的一篇小黄文
最黄的小说-简单粗暴的一篇小黄文

蓝晶早就已经有些不奈,如果不是白玉龘曾经交待过,不让她擅自动手的话,恐怕这个一心尚悦美人的少爷,此时早就已经趴到地上哀嚎了。

女子没有看陈婧只是幽幽的说道:你我都是可怜人,又何必问姓名呢?

九天绮罗的行为,这是在向白玉龘预示着,不管他再说什么,都不可能让天蟒族放弃对亚古旦城的进攻。

陈婧听罢仰头长叹一口气道:唉~早知道会有今天当时就不该为了一口气而去打别人,这算是我的命吧!

在这个神识不能外放的大陆,这些小紫皇蜂肯定能给自己带来想不到的惊喜。

老衲也是为人所害,白龙寺现在的住持是不是法缘?女子随口问道。

站在远处的曾时拓双目似乎要射出箭来,恶狠狠地瞪着那道蓝色的背影,心中瞬间就想出来数种恶毒的方法怎么炮制此人。

现在的住持好像叫法能!不是法缘,法缘好像前两年因病圆寂了!好像是这样!陈婧听罢女子的话想了想道。

黑衣手指难动,自然无法抗拒,不过这些霞光落在身上,似乎可以透视自己,什么秘密都无处遁形般。

呵~果然人世间因果循环,老衲已落入这狪中好多年了,这外面的天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说罢女子看了看墙上画的一道道横横竖竖的线。

春野冲其中几位点头示意,算是打了招呼,却没有开口,姚泽他们也见机地没有乱动,静立在一旁。

如今是隋朝六百一十八年七月七了隋炀帝杨广登基继位了。陈婧背后一阵生疼,说完话就又躺回地上了。

“呵呵呵,赢就是赢,输就输,现在躺在地上跟一条死狗一样的是你,而不是我,所以我赢了,你输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