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女故事 -  情感口述 - 正文

哥哥在我腿间进出小说-双十暴动

2021-05-27 21:19:42 情感口述  关键词:双十暴动

《借的不是鸡巴》

我出生在河北省的一个小村庄,今年20岁了,我父亲弟兄二人,大伯膝下一子二女,都已结婚,堂哥阿伟今年32,前几年就在县城开了个门市铺,手头比较富有,因此在他26那年讨了个千里挑一的媳傅,嫂嫂窈窕玲珑的曲线,似蛇般的纤腰,高翘的玉臀,使我如痴如醉,在一个院住偶或碰到她那弹悻十足的粉孚乚,就更欲火高升,我常常打手枪以解对嫂嫂的心头之欲。

所以灵惜,应该给启珩,武家的势力,不能没落,要帮启珩抓在手里。

虽然嫂嫂如《孔雀东南飞》中的刘兰芝那样聪明贤惠,可大娘对她的不满之声渐渐的不绝于耳,"是母鶏还下个蛋呢,没用的东西。"大娘正骂新买的猫不逮老鼠,嫂嫂刚还在院里做针线,转眼间不见了,过了好大一会才从屋出来,眼圈红红的。

但他却失去了记忆,过了没有任何身份,没有任何记忆,乃至没有任何感情的十二年。

晚上我到大伯家玩,嫂嫂趁大娘不在,向我诉起了苦,"这日子何时才到尽头啊!我来了6年,一个孩子都没生,村上的人都骂我是不会下蛋的鶏,你大哥说今年我再不怀孕年底要把我休了,我咋这么命苦哪!"

他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看着她的唇角竟然也在自己的疯狂中受到了伤害,竟然有着小伤口,渗出了点点的血迹。

一边说一边流着泪。

姚泽与那樱雪仙子闻言也是一振,围上来看着这些木偶人,果然在祭坛上发现的木偶人就是眼前这些木偶人的缩小版。

"你咋不去医院查一下啊,没准不愿你。"我说。

姚泽神识扫过,面色也有些凝重起来,这六人明显不怀好意,里面却有两位身着灰衣的修士修为深不可测,气息都和那位季前辈相差不多。

"查有个啥用?难到生不出孩子不愿女人还愿男人不成!"

哥哥在我腿间进出小说-双十暴动
哥哥在我腿间进出小说-双十暴动

那老祖又疑惑地看了看左右,“有些奇怪,老祖我突然感到有些心神不宁,担心有什么事要发生。”

嫂嫂诧异的说,我于是给她讲了初中学的生理卫生知识。

姚泽看到两人都在哭,一阵头大,忙问道:“我还没有问你呢,你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魔王谷出事了?”

第二天,嫂嫂背着大娘带着迷茫的表凊去了医院,下午太陽落山时,我去地给牛打草,路上遇见嫂嫂从县城回来,见到我一脸的羞涩,"可以。"嫂嫂娇柔的说,我正不知该说什么,嫂嫂发话了:"小锋,你能不能帮嫂子个忙?"

灵童连忙坐正,眼睛直盯盯地看着上空,小口一下子张的老大,“真的见鬼了吗?”

那声音几乎是哭腔,我问什么忙,"你先答应我我再告诉你。"嫂嫂的泪流了下来。

“这兵营就是建在一处灵脉之上的,每一位修士都拥有一座单独的阁楼,比起外面,众修士都喜欢待在兵营中……”一旁的来夜不失时机地解释道。

"好,就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再所不辞。"

其实看到水月长老的反应之后,叶白便是知道,自己选择隐瞒事实是对的,一个极品道台就激动成这个样子了了,要是自己说完美道台,那岂不是要晕过去?

"我想让你帮我生个孩子。"说完嫂嫂满脸通红。

更何况,在水月真人的心里面,他对于能够让天剑宗扬眉吐气的事情,还是很感兴趣的。

我心里想:"太好了,正中下怀。"可表面上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这个……好吧!"

只是除了这个办法之外,叶白也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好办法了,他也不想自己以彪形大汉的面貌出去,如此一来,只怕不知道会吓坏多少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