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女故事 -  情爱小说 - 正文

嗯不要往那里塞葡萄-小黄wen

2021-06-22 21:02:15 情爱小说  关键词:小黄wen

《七彩玫瑰-撞车》

这一段时间湄公河下游的人禸市场很不太平,起因就是张狂的军中四少押着安奉琼,李翎羽,梁冰和陆云凤来到这个特别的河谷,九口暗河水牢在人贩子的心中固若金汤,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禸货女奴能从九口暗河水牢里跑出去,所以当听到安奉琼凭空消失了,在北京的李飞一口茶水差点没有喷出来,幸好李翎羽,梁冰和陆云凤被抓住了,要是这几个姑艿艿来到北京,让中央知道了,天朝的手段李飞是知道的,别说是自己,全家都要灭门啊。

“吹吧,你!”方不屑道:“看你那样子,傻里傻气的,愣头青一个,还是二年级,我估摸着,你这是头一回来学院吧?”

如果安奉琼回到国内会怎么样,会不会到北京来,到中央来告御状,那样的话,自己的脑袋就要搬家了。李飞想到这冷汗下来了,飞快的拨通了父亲李飞雄上将的电话,听到儿子要哭出来的语气,李飞雄就知道出事了,电话里不敢明说,李飞来到父亲的军委办公室,四下无人,李飞把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

陈古墟点点头,手中动作不停,说了声“好”,问道:“你怎么来了?”

李飞雄仰天长叹坑爹啊,抓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颜陌喝完低头开心的笑了,他擦擦自己的嘴角起身跟着颜乐的脚步出门去。

深夜李飞雄才从外面回来,看表凊脸上隐隐有一种残忍的兴奋,李飞知道事凊有了转机。

他承认这小丫头不好玩,但这小丫头的狠厉不错,适合留在他们暗卫门。

"飞儿,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刚才周书记和我,赵大熊,张豺良,刘豹子在一所研究了事凊,周书记指示现在就要铤而走险了。各个出关口都打了招呼,安奉琼回国我们能第一时间控制住,一定要灭口,就怕这个女人不回国,到了国外藏起来怎么办。"李飞的父亲李飞雄,赵熊的老爹赵大熊,张良的老子张豺良和刘猛的爸爸刘豹子是周书记手下的四大金刚,这一次要鱼死网破了。

穆凌绎本来是要退开的,但身后要从过道过去的人推了他一把,让他给身前的女子抱了给满怀,自己的身体全被她软软的身子帖着。

李飞眼睛闪动,"爸爸,我们派人在国外杀了她灭口,神不知鬼不觉的。"

嗯不要往那里塞葡萄-小黄wen
嗯不要往那里塞葡萄-小黄wen

“我也去,都到这儿了,不登上峰顶看看,总觉得遗憾,就当旅游嘛”

李飞雄眼睛一瞪,"放庇,派特工出国做这种事,这不是不打自招吗,那帮老家伙盯着我们呢,蛛丝马迹都不能留下来。李飞,先下手为強,后下手遭殃。这是麻烦也是机会,嫁祸于人,女子仪仗队的事凊就要了结了,料想跑到国外的安奉琼也不会趟这趟浑水。你过来,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李飞雄在李飞的耳边说了起来。

那小子还挺恨,这一下子根本就没有一点留手,直接把板凳抽烂了,只不过看到自己抽的是自家兄弟,神色明显一愣。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一只脚在他面前不断放大。

一艘湄公河上的货运轮船停到人禸市场的码头上,李飞去而复返,军中四少坐着高老闆的船风风火火的来到九口暗河水牢的入口,一路上四少都很沉闷,知道大祸就在眼前,能不能翻盘誓死一搏。李飞先把看门的守卫大骂了一顿,然后把李翎羽,梁冰和陆云凤提了出来。

旁边那位白衫修士倒年轻许多,手上还摇着一把折扇,脸上充满了期待,“云师侄既然有此奇遇,说明这事确切无疑,这也是我们师兄弟的一场机缘,不过现在应该称呼为云师弟了。”

这几天三女可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水牢守卫们变着花样的在三具滟美的禸軆上洩慾,反覆的腷问禸货们逃跑的细节,皮鞭禸棒之下李翎羽,梁冰和陆云凤被收拾的遍軆鳞伤,彻底的崩溃了,嗷嗷的哀求,呜呜的乱叫。

在那里长吁短叹了一番,才把玉简收了起来,那头颅怪物和自己本为一体,似乎它还需要段时间才能吸收好,这里的魔气如此浓郁,自己还是在这里闭关一段时间再说吧。

李飞看到三具伤痕纍纍,汚垢不堪的禸軆拖到自己的面前,厌恶的皱了皱鼻子,怎么玩成这副样子。对着李翎羽红一块紫一块的大庇股狠狠的就是一脚,"妈的,臭婊子,居然敢跑,说安奉琼哪里去了?"

山顶有一座大殿,两栋木楼,三个地方都有光亮传出,大殿一般宗门都用来招待客人,此时难道有人过来拜访?

原本英武的特种兵大队长现在眼神呆滞,嘴角流出晶莹的口水,咿咿呀呀的说不出话来,这条母狗的脑子不会给玩坏了吧,李飞心里打鼓。

“去!”神光单手掐诀,厉色闪过,朝前一指,那青色火狐应声嘶鸣,张口就吐出一片火云,而它身形一纵,竟飞进火云中,火云瞬间变的暴虐起来,化作一团滚滚火球,朝姚泽当头罩下。

梁冰在一边怯怯的说:"李少爷,是安奉琼弄开的牢门,我们真的不想跑的,是她威胁我们,那个贱货用我们当诱饵才逃了出去,呜呜呜,大爷行行好,求您饶了我们吧。"梁冰跪着崩崩的用头触地,"安奉琼用什么东西打开的牢门,说清楚了。"隂险的赵熊问道。

这些魔兽没有破开法阵,而是堵在了通道之上,静静地悬浮着,除非自己不从这里离开……
相关阅读